歡迎您~
 
當前位置: 行業動態 » 包材&設備 » 食品包裝材料 » 正文

中國13年“限塑令”改變了什么?可降解塑料能成為最終的解決之道嗎?

 
“ 在目前的食品飲料行業內,可持續觀念正逐步成為消費者對食品和飲料是否產生購買需求的關鍵要素,特別是在包裝和塑料方面。 ”

近日,來自《科學》的一項新研究顯示,未來全球塑料排放量可能達到5300萬噸,這是聯合國標準(800萬噸)的6.6倍。而新冠疫情期間產生的一次性醫療防護用品(PPE)廢料更加劇了目前的污染情況。研究人員認為,全球塑料產業的轉型是達到塑料清理目標的唯一途徑。

此前2018IHS的一項統計也顯示,全球塑料有40%應用在包裝領域,而塑料污染中又有59%都源于包裝領域。塑料包裝因其一次性、難回收、性能低、雜質多的特點而成為白色污染問題的重中之重,同時,也是消費者排斥和抵制的原因所在。

因此,很多公司都在呼吁不使用雙酚A和鄰苯二甲酸鹽等不受歡迎的化合物,并且在包裝上聲明其對于可持續發展的承諾,譬如“可回收、可生物降解、可堆肥、環境友好和廢物最小化”等用語。

 

2019年,Innova Market Insights發布了一項調查結果,是關于其跟蹤的全球食品和飲料新品中使用某種清潔標語(如不含添加劑、天然、有機等)的比重,在北美地區高達37%,而在澳大利亞/新西蘭地區甚至達到了46%。并且,這一份額還在持續生長,從2015年到2019年的年平均增長率可達7%

此外,在今年年初,我國也出臺了一部關于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文書,預計在2020年底,全國范圍內的餐飲行業將不再出現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吸管。

可見,塑料運用在全球已經引起了廣泛的重視,而相關的可降解塑料、再生塑料等新型環保型塑料產業也隨之迎來了春天。

01

步步緊逼的“限塑令”,會引發什么樣的風波?

今年年初,國家發展改革委及相關部門發布了一項關于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這是繼13年前的“限塑令”以來的第一次升級,保證到2025年底,全國塑料制品的生產、流通、消費和回收等各個環節均建立起基本制度。

7月中旬,為了進一步落實相關政策,國家發改委聯合其他八部門又發起了一個推進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具體到時間、涉及范圍、相關行業等,被稱為史上最強“限塑令”,甚至還被稱為“禁塑令”。

再加上,某些著名餐飲企業像麥當勞,為了落實政策,于6月份宣布將不再提供一次性塑料吸管,還有些商家利用自帶飲嘴的蓋子來替代吸管的消耗。

 

圖源:Google

當政策滲透到日常生活中時,大家才開始有了反應。

有些人擔心一次性塑料吸管的替代物譬如紙吸管會對小孩子產生不好的影響,比如紙爛掉后和著飲料一起進肚子,或者就著蓋子喝導致飲品灑一身等意外情況,所以家長早早地在網上囤起了塑料吸管。

還有很多網友在官方通知下達之后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有人認為菜市場的包裝袋除了裝蔬菜以外,還能帶回家當垃圾袋二次使用;平時自帶帆布袋購物,減少塑料袋的使用……

但有些人就反駁:難道我即興去購個物,還要專門買個帆布包嗎?

還有人嘲笑:這是有多窮,才會舍不得扔掉一個裝菜的塑料袋。

其中,有一個網友直擊痛點:這不是窮不窮酸的問題,而是人心中的觀念的問題,思想不改,再多的政策都只是一句宣傳話。

就像這13年來,“限塑令”起到的效果似乎只是超市塑料袋收費,一次性塑料制品依舊隨處可見。

當然,這一次的升級整改,從行政和技術兩方面開展,較之前也有了更細節的準則和規劃,或許真的能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未可知。

02

“循環經濟”的興起在包裝領域掀起的可持續革命浪潮

1. 回收革命

國家發改委曾經給“循環經濟”下了定義:這是一種高效利用資源并循環使用的經濟模式,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為基本特征。

目前這一經濟模式在全球范圍內都受到了廣泛重視,越來越多的行業聯合起來開展了消費后回收和化學循環的供應合作活動。

有很多飲料瓶子、托盤、碗、杯子等都朝著百分之百再生塑料的目標前進。隨著供應商提供更多可回收利用的材料方案,很多客戶都將戰略方向轉到了清潔或可再生能源。

 

圖源:Google

像紐約布克林的Aripack公司表示,他們設計的NEO包裝中含有有機添加劑,一旦被填埋在土里,就會加速土壤中天然微生物分解塑料包裝的速度和效率,同時會釋放出沼氣——一種可以被收集并轉化為清潔的、可再生的能源。

這就像是一場“回收革命”的開展,只有當商家和企業帶頭使用可回收材料時,才能引起消費者的重視,并激勵供應商積極開發和研究全新的可降解塑料,從而控制這一類環保材料的成本價,推動商家繼續使用。

這也是一種良性循環。

2. 可降解塑料和再生塑料

針對市面上的一次性塑料替代物,最火熱的兩種分別是可降解塑料和再生塑料。

前者的基本性能和一次性塑料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使用之后可在自然環境的條件下被微生物分解為對環境無害的物質。

而后者是針對被廢棄的舊塑料進行預處理、熔爐鍛造等物理或化學方法來加工改造。這最大的優點就是可選擇性,根據不同的性能需求,單獨加工舊塑料的某方面屬性,就能制造出滿足需求的產品。

因此,其成本價會比可降解塑料低很多。但同時,它的可循環次數也有所下降,只有在某些對衛生性能要求不高的領域,才適合。

而可降解塑料主要有生物降解、光降解、水降解、光和生物降解四種方式,也包括生物基和石油基兩大原材料。

 

圖源:華安證券研究所

目前已有PLA(聚乳酸)、PHA(聚羥基烷酸酯)、PBS(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T(聚對苯二甲酸丁二酯)等。

相較于傳統塑料,可降解塑料幾乎可以涵蓋其所有的優勢甚至有過之,唯一不足的就是生產成本太高,阻礙了這類商品的發展和普及。

3. 塑料包裝實現百分百可回收指日可待

20198月,可口可樂旗下的Dasani瓶裝水推出了混合瓶——由50%的植物瓶子(Plant Bottle)和可再生PET(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組成,這是可口可樂在美國市場的第一個包裝,預計在今年中旬實現全國范圍內的推廣。

可口可樂公司早在2018年就提出“世界無廢物”倡議,計劃在2030年將產品包裝的平均使用率提升到50%,到2050年實現所有包裝都是可回收材料。

而它的競爭對手百事可樂也不甘示弱,到今年6月份,該公司表示旗下的Lifewtr純凈水的包裝材料正在向100%的可再生PET靠近,并預計在2025年之前完成進度。

還有很多其他的知名品牌譬如雀巢、達能等,都計劃在包裝中摻入可再生塑料,并逐步實現百分百可回收的目的。

在去年秋天,可口可樂、百事可樂、Keuring Dr Pepper公司與美國飲料協會(ABA)共同發起了Every Bottle Back計劃,這項耗資1億美元的計劃邀請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作為戰略科學合作伙伴,還招募了回收合作伙伴,協助部署資金、支持計劃實施。

 

圖源:Google

ABA總裁兼首席執行官KatherineLugar表示:“我們的行業都認識到了減少環境中廢舊塑料的迫切需求,我們也希望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來引領、創新解決方案。”

各大公司也致力于重新設計瓶子,讓其生產、使用、回收和再造形成一個循環系統,每一個被回收的塑料瓶都能被翻新。

這是建立在對保護子孫后代環境的可持續承諾的基礎上的。

03

可降解塑料會成為白色污染的終極解決方案嗎?

1. 社會認知普遍不足,成本代價不愿承受

其實,“限塑令”的提出,對于可降解塑料的市場發展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自從21世紀初國外推出“限塑令”以來,國內也緊跟步伐,全球對于塑料的使用限制也隨著時代的發展逐步升級,從最初的有償使用塑料購物袋到后來給塑料垃圾限量,并加設截止時間、細化到具體物品。

早在第一次政策的頒布,美國就立法推廣了可降解塑料,如今,歐美國家發展可降解塑料已達18年。

圖源:華安證券研究所,世界可降解塑料消費量分布圖

華安證券根據國內各省市“禁塑令”的執行時間和力度,估算出到2025年,我國可降解塑料需求量可達到238萬噸,市場規模可達477億元。但是,在這么好的市場前景下,成本卻制約了可降解塑料發展的腳步。

因為生產工藝的復雜、原始材料的昂貴,在無形之中拉高了產品的成本價,根據華安證券的調查顯示,PLA的完全成本相當于玉米含稅價格的7倍,而PBAT的完全成本則相對低一點,但也要達到玉米含稅價格的6倍。

再加上消費者們對于節省塑料袋的不理解,便不愿意和廠家共同分擔新塑料的成本,這也是導致廠家不愿意使用新型材料的原因之一。

2. 品牌們的探索之路

01 Wallaroo Foods

該產品是由世代相傳的家族世家人工種植,手工切割水果后將其置于可持續太陽能設備中進行干燥,在干燥過程中不再添加任何防腐劑或添加劑。

秉持著純天然的原則,其包裝也采取的是TSC認證的包裝紙——由甘蔗纖維、桉樹紙漿等可持續材料制成,在長達26周的低溫下可分解成水、CO2和其他生物質。

也就是說,這種包裝紙可以直接填埋在花園中,也可以和食物垃圾一起處理。

這種包裝紙甚至被英國提名為“年度最佳資源節約包裝”。

 

圖源:Google

02 Planet Organic

這是一家一站式商店,提供所有的健康食品,包括有機蔬果、魚蝦、肉類和面包,不含有麩質,沒有乳制品,也不銷售生食。

可回收包裝行業的領導者Parkside為其創建了一種全新包裝,不僅可反復利用,還具有阻隔氧氣的效果,使紅米、蘋果片、燕麥等產品的保質期得到延長。

Planet Organic的采購總監Overton說:“我們的新型可堆肥包裝產品系列是我們在可持續發展方面處于市場的最前沿,這種方案不僅對環境有利,而且對環保意識強的消費者而言,是一種強大的營銷工具。”

 

圖源:Google

03 Lavazza

作為咖啡巨頭,LavazzaTerraCycle聯合推出了一款咖啡膠囊,這個產品的環保瓶蓋也是采用可堆肥的材料制作而成,如果正確處理,就可成為富含營養的工業堆肥。

同時,由于地方當局向堆肥地點運送食物的數量有限,Lavazza聯合TerraCycle在英國各地設計了線下回收點,方便消費者處置膠囊。另外,每個據點還能根據所存放的膠囊數量賺取TerraCycle積分,這些積分可兌換成對某些慈善機構的資金捐贈。

Lavazza的總經理DavidRogers表示:“我們集團的可持續發展已完全融入到業務戰略中,用新型生態瓶蓋取代英國所有的家用膠囊,而且沒有任何價格差異。我們堅持這項重大投資,印證了我們對卓越、品質和可持續發展的承諾。”

 

圖源:Google

04 Jacobs Douwe Egberts

JDE2018年設定了到2025年實現100%可回收或可堆肥產品包裝的目標,去年時,JDE就實現了87%的進度,而且包裝中有28%的成分來自回收的材料。

該品牌旨在增加可回收材料的數量來支持循環經濟,并致力于研發創新性解決方案來重復使用產品包裝。

經過獨立驗證的生命周期分析,JDE發現Senseo咖啡器具是所有器具中對環境影響最小的,所以他們計劃在這系列產品包裝中實施可堆肥材料,以最大效益保護環境。

 

圖源:Google

04

小結

總之,隨著“禁塑令”的步步加強,可降解塑料在市場上的需求只多不減,尤其是某些具有獨特眼光的小型公司正在大力探查可降解塑料之路,將反塑料情緒向社會傳播。

Innova的消費者研究也表明,消費者對可持續性的期望也在呈現上升趨勢,這也促使著各個公司將食品和包裝的生態效率放在首位。根據其2020年全球食品飲料十大趨勢中的主要趨勢“講故事:用言語取勝”,我們也期待各大公司能夠通過宣傳可持續性方面的努力和故事來與消費者建立牢固的聯系和共鳴,從而培養品牌和公司的忠誠度。

這種雙向的促進在政策的助力下實現了良性循環,為可降解或可回收材料的市場規模奠定了良好的動力基礎,在未來,或許我們將不會看見白色污染的可怕情景。
0
分享到  
 
 


微博評論
內容正在加載中,請稍候……
 
 
真人性做爰试看三十分